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ng-yinting的博客

深深祝福博友(老梁头)

 
 
 

日志

 
 

【转载评论】《秀山峥嵘学兵连》的价值取向 张郁  

2014-09-15 20:27:25|  分类: 博友的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秀山峥嵘学兵连》的价值取向

                                                                                      张郁  

【评论】《秀山峥嵘学兵连》的价值取向——张郁 - 张郁文箱 - 张郁文箱

                                                                       (图片来自网络)

            

        任何艺术作品,都有它的社会的和历史的艺术价值。即使作者的主观也许没有有意地作艺术价值观的设计,但艺术的本身所折射的价值取向,都会让读者被感染被影响着的。

        读梁恩锡先生的中篇小说《秀山峥嵘学兵连》,掩卷深思,这篇五万多字的小说所写的故事,说明了什么,应该给读者何种的启示。因为,从文字上看,他写的是在那个疯狂的十年动乱的年代所发生的事件中很小的一个侧面。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党所犯的路线的和事实的错误,早在党的历史决议中予以了清算和拨乱反正,是中国建国史上走的最大的弯路,是历史倒退的十年。

        那么“文革”十年中所执行的政策,所进行的各种“革命”行动的方式,已被历史否定,用当年领袖的话说,路线错了,一切都错。因此,历史翻过了新的一页,那个时代的所施,今已不复存在,甚至在历史的长河中,了无痕迹,或许只存在经过那年那月的一代人的记忆中……

        正是梁恩锡先生,是那个时代的过来人、历练者,所以,这一代人,对过去的那段历史,在思想的深处,有着一段割舍不去的情结。这个情结中的许多往事,对每个人来说,总是有着值得总结和回忆的两分法审美定势。即使,那些已烟灭了的一些事件,但这些事件中的故事,无可争辩的,会展示着人性的泯灭和良知的存在。也就是说,当时在运动中的人,会存在着丑恶与良善的斗争。任何旧历史的演变形式,对新的历史来说,都是落后的,但任何历史中的人民和在那些形式中的行为,都存在着成功、良善、创造。人民永远是历史的主人,也是艺术作品的主人。人在那些历史事件的行为中,所显现的真善美和假恶丑,是值得记载的,让历史总结出经验教训,好的,继续发扬光大。

        中篇小说《秀山峥嵘学兵连》写了文化大革命中,一个大学的200名师生下连当兵接受解放军再教育的故事。这是当年党的号召,是那个年月的“运动”时尚:诸如学工学农、上山下乡、支农支左、三线建设、学大寨、学大庆……工宣队进驻等运动形式,多是“文革”后期实施的解决社会矛盾的方式。虽然已成陈年旧话,但这些运动形式里所蕴含的人的创造、劳动和人的优良作风和本性,却是不会被错误的形式能够掩盖得了的。即使在一些罪恶的运动形式中,如批斗、抄家、打砸抢、逼供信、武斗陷害等,依然存在人性和兽性的激烈搏斗,或许兽性一时显得很强大。

        那么,这个极其复杂的动乱的十年,无论是人性还是兽性,值得不值得写成小说,让那个历史的千变万化展示给后人审视呢?无疑,是肯定的。揭示历史的实际,就是客观反映历史的真实,给后人启迪,让历史学家总结,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来说,有着重要的历史的和现实的意义。这大概就是历史小说的艺术价值取向。遗憾的是,迄今没有看到一部完整地、从宏观到微观、从体表到本质、从上层到下层、从全面到局部,从国外到国内、从人性到兽性地去全面细腻地反映文化革命十年动乱的本源本质性的史诗性的长篇巨著,更多的是截取一个时段一个侧面的中短篇。即使有些长篇,也是难于驾驭十年“革命”历史。不过,这些小说,也是历史的客观、时代的音符,也同样给人警示和感悟!

        据上所述,首先我们应解决一个问题,《秀山峥嵘学兵连》所记述的故事,由学兵成员到秀山驻军连队当兵时所发生的故事串联而成。许多故事的细节写的详细,斤斤两两、零零碎碎都写进去了,看起来很拉杂。那么,或许有人说,这是不是小说?是不是记叙性散文?或者是历史性报告文学?众所周知,文字作品,最早就是两类,一是韵文,二是散文。随着文学作品的发展,散文中,又分出来小说,而小说的发展愈来愈细,又分成长中小、纪实性等。小说是艺术作品,允许艺术的虚构和加工,并不完全局限在表面的真实记录,是要经过作者的剔选、提炼、集中、和事件、人物形象的再塑造……中国的古典小说及名著,把它记载反映的社会现实,都是极其详尽地展现出来,正是历史真实的展现,不要认为那些看起来非常琐碎的事物,却恰恰反映了历史,也就奠定了小说的历史真实性,就是真实的可靠性,这正是小说的历史价值。

        小说《红楼梦》《金瓶梅》的真实和看似鸡零狗碎的细节点滴,是构成名著历史价值的可贵。真实、细节、故事性是中国小说的传统。因此,《秀山峥嵘学兵连》是继承的中国小说的民族传统。而中国小说的名著,还有《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儒林外史》等无不是一个个的故事串成。小说《秀山峥嵘学兵连》恰恰也是传承了中国历史小说的这一结构形式,在短短的五万多字的小说中,用二十多个故事串联起来,写尽了师生接受再教育中发生的一切,让人感到亲切、可信。前多年,中国小说受了西方现代小说某些派别的影响,出现了许多意识流、对话性、理论性、抽象性、朦胧性的作品,其实那是西方小说早些年出现的,对他们自己传统如雨果莫柏桑时代小说的一种反叛,时尚一时,但后的发展又回到他们民族的传统上来。所以,一个西方的文艺评论家看到一时的中国小说界情况点评道,中国现代的小说家不会写小说,就是不会叙述。小说,就是需要的叙述、讲故事。由此看来,梁先生在这部中篇里写了那么些故事,而且叙述的细腻精炼,可见其不仅继承了传统,不仅就是小说,也足见其用笔的功力。

        在文革的十年中发生的事情很多,作者只写了一个学兵活动的生活侧面,就让人看到那个历史的真实面貌。学兵是什么,接受解放军再教育又是什么?和现在学生的军训有何不同呢?历史的变革,让现在的学生军训显然和文革时代的接受再教育,是大不一样的了。那时学兵接受再教育,乃是“玩”真格的,脱去学生、教师、百姓装,换上解放军的服装,下到军营,吃住军营,和现役的武装战士一样,和新参军的士兵一样,在老兵老班排连长的领导下,进行军训,那管阴晴雨雪,日晒霜冻,站岗放哨,紧急集合、练兵场上、拉练途中……都是“玩”的真的。和真正的士兵一样,一丝不苟。一开始就从打背包、铺床叠被学起,打的背包,叠的被子,大小一律,方方正正、平平展展,九十度的棱角,绝不含糊。即使小说中的“我”分配到炊事班,也是融入到炊事班的战士中,成为一名真正的炊事兵。所以,这支学兵连是一支编外部队,一支穿着军装而没有军籍的堂堂正正的解放军战士,他们的部队生活和有军籍战士的生活完全一样,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大熔炉里,百炼成钢。小说中学兵连的200多个教师学生在部队接受再教育一年,锻炼了一年,即使作者写的自己,也不完全写自己,他是以自己和自己曾经接受再教育的生活经历,作为小说的原像,进行了艺术加工,加入了合理的想像,增强了小说的故事强度。他熟悉部队的生活、战士的语言,写的比较真实,让每个读者读起来如亲临其境。这种部队的生活,在小说中处处都有体现。

        就其接受部队再教育这一点看,有什么现实的社会意义呢?文革中,要花上一年半载,让知识分子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尤其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的这种形式,已经不存在了,甚至予以了否定。但任何事物都存在有两面性,坏事变好事,坏事中也存在着好事的因素。客观上,对于广大的从家庭走进学校的知识分子来说,是一个了解社会熟悉社会的锻炼,也是对知识分子、青年学子的意志、身心的一个坚强的锻炼。这对他们走上社会,应对社会的复杂,赋予了智慧、补充了营养。君不见,当今中国社会的中坚,上层和各级领导的大多数,不就是当年学兵学工学农、接受再教育的青年知识分子吗?尽管现在这种当年的下连队的接受再教育的形势已不存在,而我国目前的中学、大学仍然安排短暂的时间进行军训,也还是为了锻炼青年学生的意志,能经得起风吹浪打。当今,群众的生活变富了,许多孩子、尤其是独生子女,养尊处优,生活在家庭的溺爱中,对生活复杂和困难缺乏足够的应对能力,而小说就告诉了你,只有到社会的各种熔炉里进行锻炼,就会成为一块好钢。这就是该小说的社会现实意义。

        小说记录了当时社会现实的点点滴滴“在餐饮部要了四两抄手(馄饨),那特有诱人的涪陵榨菜的鲜香味,五分钟,它就被我倒进肚里。嗨!一天一元的出差补贴,我还赚了六角四分。”“船上开始供应早餐,每人只一份,一碗稀饭、二两馒头、一碟涪陵榨菜,三角,免收粮票……”;“12点正,人们陆续用餐。船上供应,每人三两米饭,饭上铺一大勺青菜、几片猪肉。收五角。” “四角五,滚死牛卖不起价。” 就是住旅店存包,也只收两角……这些记载给读者提供了哪些信息呢?可以看到当时的物价如此的低廉,也看到当时因粮食紧张收粮票的历史事实,而轮船上却不收粮票。这就是小说的内证,人们可以通过小说历史事实的记载,了解当时的市场物价,会不由得与今天的物价进行对比,从中看到市场几十年上涨的差距、CPL增长的情况,进行新旧的对比。同样,在许多事物的记载上,都可以进行对比,从而了解社会的变化和进步。可以说是该小说历史的真实在当今现实生活中所起到的对比、积极的作用,是小说的历史价值的延伸,和对现实社会的影响。

        《秀山峥嵘学兵连》的诸多小故事,在风情、风景、风物方面都有精彩真实的描写,用笔详实、抒情、简洁、明晰、优美,引人入胜“有一寨是土家族人集居地,见一群男女老幼身着盛装,围成一圈唱着、舞着;圈外,有8人高挑着色彩斑斓的花灯。走近,才知道一对新人举行结婚洗礼,跳着土家特有的摆手舞。新郎新娘同在圈中欢跳——花灯歌舞是土家人传统文化常见的习俗。”这是寥寥几笔勾画出的土家族庆祝婚礼的习俗,十分真切而有现场感。写武装泅渡,有声有色:武装泅渡的演练\尖刀排,分成十一个战斗小组,三人一组,悄然入江,成品字形,顺着河水漂浮。三挺轻机枪布于前、左、右;半自动步枪,紧随其后。枪,依托于漂浮的背包上面……离江滩假设敌100米时,战斗打响,江滩上的工事,立刻吐出火舌,哒哒哒、哒哒……枪声震响两岸。20分钟激战后,尖刀排占领了江滩。仅二人“负伤”、一人“牺牲”。救护的一排一班班长,把“牺牲战友”的头,枕上背包呈仰游姿势,左手托着战友的腋下,右臂划水;女战士给“负伤”的战友包扎好伤。尖刀排排长指挥着,乘胜攻克了江岸制高点的堡垒。此刻,江风骤起。军旗飘扬。这段描写,就是部队练兵的风情,立体的、动态的,可见学兵去练兵,练兵如打仗。即使小说中描写的“我”在扩大营房的劳动,在炊事班做采购,搞军民联欢、评五好战士等等事件上,也写尽了部队生活的风情。即使作者提到文革中的批斗走资派、破纵火烧楼案、半百鸡宴影射“群魔宴”却也是揭示的另一种“风情”,强烈地体现了文革年代的时代气息。小说中的“我”串联了许多故事,散发着历史的风貌情怀,就烘托了“我”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历历在目,鲜明可见。

         作者在讲故事的过程中,自然地进行了一些风景的描绘,用笔抒情、文字简练,增强了小说的可读性,调节了读者阅读的节奏,让人感到舒缓有致,不至于产生视觉的疲劳:中秋之后,天气渐凉,晨雾也多了起来。太阳尚未冒出山尖的时候,平凯周边的台地已被晨雾遮掩,台上的松、杉、柏、香樟树们,只留下模糊的影子。高高的武陵山腰,却是浓雾缠绕,那一座座山顶,也时隐时现。显然是土家山村台地的一幅田园般的风景画,云雾缭绕,朦胧山景,可以想象那时山村的自然之美。和重庆长江边的吊脚楼比,除支承房间有粗粗的、高高的木柱相似外,这里登楼,是从把头的木梯上去,先踏上过道,过道或左或右才是房间。过道下面,由房间下的挑梁延伸出来铺成,过道装有木栏,木栏上的小立柱,吊一节到下面,柱头上有雕刻,柱与柱之间,排列有序,给人以对称美感。那些粗粗的、高高的木柱,镂空着,随地势而建,绝非千篇一律,风姿各异,可透过它,眺望远山,俯瞰乌江水流。此刻所见,山,依旧是青青的山,常有白雾缭绕,乌江水,仍然是碧绿的水,滩头的水流,照旧有撞击的声浪,它们依然给古镇增添着幽静。对古镇龚滩的描写,似摄相机的长镜头扫过去,让读者看了如身临其境,自然和今天的山村古镇联系对比,今天还有多少这样的自然环境、没有污染没有城市化、保持着原有的风貌呢!这些风光美景的简洁勾画,增强了小说环境的新鲜感和可读性!

        在那些环境、那些故事中,作者有意地在农村、部队生活的风物中截取了一些场面和情景,充实了小说,使其饱满而浑厚。在采摘野刺梨的镜头中写道:我们正尴尬时,圈外的一位姑娘,一手一碗米酒叫声“大军同志”——见我们穿着解放军的军装,便沿用了解放初期的称呼——“请把喜酒喝干!”老人家见我们挎着盛有野刺梨的竹篮,说,“我给你们捧上些。”刺梨已装的满满一筐了。告别乡亲们的时候,班长拿出2元递给老人家 ,他老人家那里肯收呀,我俩只好行了个军礼!并祝福新郎新娘,恩爱到白头!不用说,读者明眼看到作者的意图,反映了当时的军民关系是那么的亲近、密切、和谐,体现了“军爱民、民拥军”的鱼水关系。“包面”,我没见过,见识一下也好学着点。我看着老八八操作。原来不就是抄手嘛,只是肉馅极少而已,但你要看她包, 简直就是一种享受,神奇地快:一碗四方形的包面皮放在桌上,右手一支筷子,沾上肉馅如蚕豆大小,往面皮一角一蹴,面皮乖乖地转移至左手掌、紧靠中间三指尖,指尖一握,筷子一抽,再往对角一抹一捏就包好。一分钟内,12个包面就下锅是一种富有地方特点的吃食,增强了小说的知识性。快到矿山的一段路,像车跑在“搓板式”的矿渣路面上,尽管没抖得让人翻肠倒肚,却也叫人胃中难受。“唉!一年义务养护一次,这路能不成这样吗!”老兵盯着前方,自言自语可以看出当年农村交通的建设情况,与今天相比,大大地落后了。所有这些风物的描写,都是历史真实的反映,对我们认识今天,总结过去,有着积极地社会现实意义。

        在这部中篇小说里,作者的语言运用,也自有他的特点:连长耳朵挺灵,像当过侦察员。“蹲下吃个饱,站起来正好。”颇有风趣的回答……有的学兵像棵松,有的人却像被风吹歪了的葱!重来!” 呵呵,被吹歪了的葱,不能是“兵”……部队的生活,战士的语言,正是作者一年学兵锻炼的收获。作者十分熟悉部队生活的语言,贴切地体现了小说人物的语言特点。人物语言,对于小说中人物的塑造起着重要的作用,小说的语言,人物的对话,切合事件的环境、人物的身份,而又典型,足见作者在小说语言的运用上的娴熟……

        行笔至此,笔者不想对原作再有过多的粘贴,这里只是就小说的一些特色和其艺术的价值取向多啰嗦了一些,至于那些学兵中发生的二十多个小故事,就烦读者自己去深入阅读吧!

        小说发展到今天,已有了较大的改观,不仅是从形式和表现上,而从内容上所做的革新,已大大的前进了。因为纸质性的小说,经受着各种媒体艺术形式的挑战,诸如电视、电影、网络等。小说不在自身的变革中创新,小说的式微在所难免,已经风光不再了。即使是异军突起的网络小说,也在大力地PK纸质性小说。在年轻一代人的手中更多的是电脑、手机阅读。网络性小说的写作更为自由简洁,故事性更强,传播迅捷,播面广泛……都是纸质性小说难于企及的。那么,纸质性小说,除保持原有的文字严谨外,不能不做出自身的充实和革新。笔者认为,要使小说的生命长久不衰,最重要的就是继承优秀的民族传统,在故事性、悬念性、戏剧性、矛盾冲突上狠下功夫。那么作家在拣选小说的题材、内容上要认真,作家要有深入、细腻、独特的视角,善于发现开掘小说的本质内涵和社会意义。看起来平淡琐碎,但平淡中见奇,琐碎中深藏思想。让读者打开你的小说,有一种欲罢不能,不愿停歇,要一气读完,不愿意且听下回分解的欲望,这已是当今许许多多做小说的一个共同的想法了……

                                                                                                             2014、9、15脱稿于闲人斋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