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ng-yinting的博客

深深祝福博友(老梁头)

 
 
 

日志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5\6)  

2016-08-06 15:48:3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5、6)

    那年,单身宿舍,刃刚窗外的树林里,飞来一对喳喳叫的喜鹊。这天,鸿雁从北方衔来一根红线,算得上真真意义上的千里姻缘一线牵了,破了“以阶级划分门当户对”的规矩。刃刚的同学,竟然从代号“XX信箱”里,牵出的这根“神秘”红线那一头,是一位“天车女工”。“嫁不出屋、娶不进门”的兄妹仨,在同一年里,依着长幼顺序,组建了各自的小家……

    能什么都好!刃刚在妻子的眼里就与别人不同。

    她不只没说过好,更多的是抱怨甚至记恨。人家的孩子能考上大学,自己的孩子却只能上个电大。原本厂子弟毕业有就业名额的,谁也没料到,厂子被“整合”为“特大型企业”的二级厂矿,集团则把这名额否了,逼得刃刚不得不弄虚作假,提前“病退” 让孩子顶班。之前,本有对“高级职称”照顾接班一说,而厂主管部门说“没有文件”。事后,他们也曾派员向集团公司申报,要求将刃刚的 “病退”换成 “照顾”。可派去的人反而遭到训斥,“你们头头来开会时在干啥啦!揣着明白装糊涂!”刃刚好无奈,抹下老脸去找大领导。 “我看你刃刚呀!跳出书本就是个‘0’”。说的刃刚丈二和尚……

    刃刚退下来的几年里,学校不少老师劝他办个辅导班搞创收。“去挣谁的钱啊?”刃刚想,厂子本来就不景气了,能狠心再去搜刮学生家长的钱吗!有人说,刃刚的思想已out啦!都什么年代了!是哦,有的老师利用假期办班,经过几年、十余年,商品房到手、小车入了库,还有的在外地“炒房”……刃刚常回想自己上学的艰难岁月,想到他的老师和同学从他们嘴里分一点餐费,才使得他刃刚有了今天。他认为,自己绝不能以“市场经济”为借口,去干与人民教师本应具备的天职相违背的事。

    刃刚没办班,却仍有家长找上门。他不便推辞,但也有言在先,一切免费!如要付“辛苦费”,请另寻他人。他对家长说,孩子考上大学本身就是对他的慰藉。即使如此,有的家长也还是变相地送些高档茶叶之类,以表示慰问,刃刚为此,不能不将自己稿费积蓄,拿来回报已考上大学的学生。

 

6

    人们这样议论刃刚,“亏大了”。刃刚自己觉得也是“赢家”而感到心安。

    刃刚任教期间,曾荣获“先进工作者”、“优秀园丁”殊荣;他的“下水作文”也已集结成集;他这样一步步走来,走进市作协、中国校园作协、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入编《中国校园作家名典》、《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陈列馆·作家名典》、《中华写作英才》等辞书。2014年,由《世界文艺家联合会》推荐,收到《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院长莫里斯 · 考克利尔签署、授予刃刚“艺术交流形象大使”的通知;2015年送来《瑞典皇家艺术学院》院长曼斯 · 安德斯 · 乌朗签署的喜报,授予该院“荣誉博士学位”称号。

    刃刚得到这样的认可和关注感到欣慰和满足。在“不看牌子看货色”的激励下,刃刚为此努力过了,也在“不刃不刚”的他,依然坚持,向“刃刚”的路上行进着……而对他那位大领导说“0”的话,仍旧无解,成了刃刚的遗憾。即使这样,他也无怨无悔……

                                                           ( 续完)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张郁文箱
        这几年,非虚构小说颇受欢迎,这是因为生活中的千变万化和奇人怪事、悲欢离合动人心魄的事件,往往是写作人想不出来,也编不出来的。虚构性小说的曲折编造,虽然吸引人的眼球和阅读兴趣,但最大的遗憾,往往难于从心灵真正的感动人!那些编造、虚构的文学作品,尽管从写作的文体结构来说,艺术、完整,却难以震撼人。中央台有两个栏目我极喜欢看:一是午间新闻后的《今日说法》,二是倪萍主持的 《等着我》。两个专栏节目,都是生活中发生的真实,前者暴露犯罪的千奇百怪,后者披露悲欢的种种;前者增加对人间奇事百态的了解,后者因人的真情而感动……没有虚构,却令人流泪。为什么?这是生活的真实之魅力。因此,这几年,非虚构小说、散文(散文,八九十年代前,不提倡或者说在文坛上不承认散文的事件虚构,要求散文写真实。九十年代以后,打破了散文写真实的框框,允许散文事件虚构的存在。现在非虚构文学作品受欢迎,说明了群众对真实性文学的肯定。)颇受群众的喜爱,真实回归,真实得到考验,真实方是文学的根本。 
       《不看牌子看货色》虽其中有点艺术需要的虚构,但事件应该是真实的。非虚构文学作品的真实,主要是事件的真实性,文学作品的需要,可能在人名、地点、事件的文笔渲染、事件内容的剪裁等,可进行必要的艺术处理和某些虚构,但事件的大体是作者保持了真实性,这是一种非虚构文学,《不》文大概应该属于此类。但也有大量的,特别是近十多年来,许多退休老人写的作品,还有网络文学的一些,都是完全真实,不加任何虚构的文学作品,却大量的存在着。这种作品的好处,就在于真实可信,生活中的千姿百态,在作者的笔下,写得淋漓尽致。因为真实可信,就吸引人阅读的兴趣。因为,大多读者生活的年代和和作者比较同步,让读者感到亲切,或者获得同感。

       非虚构文学的语言朴实,文体多样。非虚构文学的主题大都十分袒露、明确,对人的启迪多种多样,多有益的引导。因此,非虚构文学作品的积极意义,是显然的,是彰显了文学引领人前进的方向。积极的,就会产生力量,是受社会大多数人支持和欢迎的。 
       再就是,非虚构文学的真实,是历史的记录,为后人研究作者笔下所反映的历史提供了翔实的佐证,非虚构文学,是历史资料的宝库,是当代史记!
       《不看牌子看货色》一文,具备了我上述所说的非虚构文学作品的特点。看了该小说,首先给我的启迪是:好人有好报!继而我引深思索,写下了这样的认识上的收获:人生苦短,去日苦多,老有后福,乃是大幸!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老梁头 回复 张郁文箱
嗯,人生的苦乐年华当是大幸!本文力图在生活真实基础上向艺术真实行进,同代人会有共鸣,不同代的,或许能从字里行间、文字背后,觉察到主人公一点社会生活状况。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张郁文箱 回复 老梁头
生活的真实,就是艺术的真实。小说的艺术在于真实给予人生活、生命、生存有益的引导和揭示,比任何天花乱坠的、夸大了的、那些所谓的文学优评、美言都重要……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老梁头 回复 张郁文箱
艺术的真实,不是生活原版的复制。“引导和揭示”则高于生活,她告诉人们应当如何去生活,可是一种正能量彰显,表达的是作者理想和愿望。这和您“生活的真实,就是艺术的真实”是相容的。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张郁文箱 回复 老梁头
艺术的真实,不是生活原版的复制。说的很对,赞成您的见解。
我这里涉及了两个“真实”,所谓“真实”,用通俗的字义解释,就是真正的、真切的,不是假的、伪造的实际或活动。艺术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按照过去专家、研究者的比较统一的理念和认识,是“艺术的真实不等于生活的真实”,那么,根据这些年来非虚构文学的发展状况看,文学依然来源于生活,反映生活、干预生活;生活影响制约艺术的规律不变,但我对两个真实,有了新的理解。那就是,我觉得“真实”的真正意义,更多的是“本质”的体现。艺术的“真实”、生活的“真实”所揭示和蕴含的“本质”则是一致的。那么,过去认为艺术的“真实”,可以加工,可以联想、幻想、想象、虚拟,进行“任意”地编造和虚构。编造和虚构的东西,有时甚至可以违背现实生活的常情常理。 这个概念,从当今艺术的发展情况来说,就不是那么确切了。按照这种概念,有许多艺术作品,已远离了、脱离了生活(即人、事、物)的原貌和本质,我觉得就脱离了艺术的真实,则另当别论了……
过去,研究者认为,生活的真实,就是生活的原样,以示和艺术本质的区别。我就近些年所接触到的文学情况看,生活的真实,应该有生活本质的属性概念。生活的真实,不应该是生活一成不变的原模原样的活动,那种以示区别认为生活的真实,就是生活的“毛坯”,原本的面貌,显然,对生活真实的理解是不够准确的。我认为两个真实,其本质一样。生活的真实,在体现本质的前提下,人、物、事的活动,写实,可以是真人、真事、真时间、真出处。也可以进行适当的精简加工。衡量生活真实的本质,就是看该作品的社会意义和历史意义。那么衡量艺术真实的本质,显然那种可以胡编乱造、空穴来风、人间无有、违背生活的常理和逻辑,则不应是艺术的真实。那是虚构、幻想艺术——可以允许其艺术形式的存在,但不是艺术真实的范畴……我的这些新的理解,不一定准确,是新的认识,在探讨。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老梁头 回复 张郁文箱
您的主张很正确。文学、艺术的范畴均能见到。这样两个“真实”相容,而艺术真实的内涵就比生活真实多且丰富。
回复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张郁文箱 回复 老梁头
就艺术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从阶级的属性来看,是无产阶级的提倡的一种本质属性。但所谓资产阶级或说西方世界的艺术属性来看,有艺术、生活的真实,但其艺术的发展,并无阶级的属性,许多抽象的怪诞的艺术,并不存在本质和明确的目的,同一件艺术品,一个人看了,就是一个人的认识。共性的目的,多不明确,或不存在。但这种艺术,在西方却顽强的发展着。从我国新一辈的艺术家们的作品中看,这种艺术,也在不断盛行起来,在美术作品中展现的尤为突出。因此,对我们来说,就开了眼界,方才醒悟,啊,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艺术!譬如,西方一些国家街头的涂鸦,大多无法辨别年轻人用喷笔在墙上画了些什么,这种涂鸦艺术,和我们所讲究的艺术的真实是完全格格不入的。也就谈不上生活的真实。那是年轻人的随心所欲之作。
1991年,我在《世界文学》读到一篇日本作家的小说,写一辆客车,每天经过一个地方,列车的外面,临近,有住的人家,每天经过时,恰好有户人家的敞开的茅坑距离车身很近。只要火车经过,就有人在蹲坑大解。那大解的粪便,刚好喷到餐车灶房窗户的下面;而厨师炒菜也把一些废汤汤水水舀到窗外,月长日久,那窗户下,成了一片粪便饭氺凝聚的五颜六色的一块堆积。有一天,偶然,被一个画家看到,特别惊异,要求帮助列车把那块肮脏的堆积铲除掉,车长允许,于是他将那块五颜六色的堆积揭下来,作为自己的美术作品,拿去展览,一下子轰动了,获得了头彩……这样的绘画作品,如何解释生活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呢?
我们的文学作品,你我写的,都是在艺术和生活的真实制约中。因此,我们作品,有一定的阶级属性,用现在时尚语言说,就是艺术的价值走向……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老梁头 回复 张郁文箱
这同人们的审美意象、情趣不无关联,但,都要受阶级属性的制约而确定了艺术价值的取向。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张郁文箱 回复 老梁头
怎么这个时候还谈文艺的阶级属性?让一些读者看了,会嗤之以鼻!其实不然,就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等无产阶级领袖们关于文艺的论述,十分鲜明的体现了文艺的阶级属性,现在也是一样。无产阶级革命、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文艺,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的范畴,因此,我们的写作,或当今国内的文艺,尤其是非虚构文学作品,都离不开属性的制约。
话说回来,非虚构文学所以赢得大量受众的欣赏,就是真实的本质。尊兄过去写的与今天写的小说散文是写实的,生活和艺术的真实是鲜明的,作品展现的情景和揭示的本质,得到读者的肯定。那么,非虚构文学作品,依然存在、发展着,其生命力强盛,正大放光辉,读尊兄的新小说,觉得可以继续放笔大写自身经历的非虚构小说,会大放艺术的光彩!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老梁头 回复 张郁文箱

这类小说,从生活截取的横断面,也会反映社会生活某一侧面,也会自我剖析一下灵魂。

这类小说,不会落入为艺术而艺术的牢笼。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张郁文箱 回复 老梁头
刚好今天我在报上看到小说的历史感问题的讨论,虽是谈的我国的小说,我看是没有超出阶级性文学属性的范围。也就是从艺术、生活的真实看,真实的本质就是历史感、命运感。您所谈到的从“生活截取的横断面,也会反映社会生活某一侧面,”是的,这最能直接反映历史的真实,历史感就在其中。专家的讨论,说我们当今的小说缺乏的就是历史感,我的理解,当今我国的小说,就是缺少生活、艺术的真实……所以,我欣赏您的小说的非虚构性和真实性!
“不看牌子看货色”(短篇小说·续完) - 老梁头 - liang-yinting的博客 
老梁头 回复 张郁文箱
作为一个普通的业余作者,不敢妄称使命感,能做到较为客观地反映、再现一小段社会生活真实,也就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