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ng-yinting的博客

深深祝福博友(老梁头)

 
 
 

日志

 
 

牛皮菜里的地木耳 1)(散文)  

2016-09-12 17:18:5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皮菜里的地木耳  (散文)

梁恩锡

1

       对乐童来说,少儿时期留下的记忆,不只有天真烂漫的甜蜜,更多的是因家里生活的窘迫而苦涩,不过,这返青的记忆,已变成蛛丝几缕,轻轻一抹,也就如翻书一样,轻松地翻了过去。返青,如果还有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绿意,还是把它记下来吧!或许能润泽一下自己回眸时的心灵。

       1948年春,11岁半的乐童,小学毕业正赶上N县立中学春季招生。他去报考时,招生老师问:“你有12岁吗?”“差几个月就满了。”他赶紧呈上毕业证书。“哦,你是师范附小的学生!”

       出榜那天,乐童兴冲冲地跑到校门前八字粉墙下,抬头寻找自己的名字,很快,他看到了,从正取名字中数数,第11名便是他。他连蹦带跳地往家跑,一进门就喊:“爸妈!我考上了,第11名正取。”爸妈听了,却高兴不起来,犯愁的是,连家里的柴米油盐、近年来都只有向亲友们借来维持了,两块大洋的学费从哪里来哟!

       交不起学费咋办?乐童的爸爸寻思再三,想他家境较好的时候,不也把乐童的堂兄送进私立育才专科学校就读了吗!现在,眼看差一学期就毕业了,也迫不得已让他休学,托朋友介绍了一份文职工作,也算减轻一点负担。即使如此,仍不能解决乐童的学费。最后,乐童的爸爸做了一个心痛的决定,把乐童送回老家寄养伯父那里;小乐童4岁的弟弟,也寄养到他在抗战时期有过生死之交的兄弟家里。乐童兄弟俩一东一西,骨肉分离之痛,在幼小心里自是无法体味,兄弟俩却也天真地想,希望在大街小巷转悠,或许会捡到别人失落在地上的纸币,也许就可留下来。

       乐童的爸爸说,去二伯父家好,他家没有孩子,他们会把你当亲生一样待你;小弟去的那家也好,他们也没孩子。

       乐童被二伯父领走那天,二伯父对乐童的父母承诺,等明年秋天,老家L县城中学招生时,一定让孩子重考,只要考取了,供他继续读书。

       回到小镇,二伯父恐乐童在这半年多时间了荒废了学业,让他到镇小学复习。二伯父说:"校长的辈分和你一样,在校外可叫他表哥。"后来,乐童被插进六年一班。班里的同学告诉说,校长很凶,(进校前,乐童见过,额头上有道疤痕。)在校外时,他衣袖里都藏有一根教鞭,一不小心,你会莫名地挨他一鞭子。乐童回答,“我才不怕他‘破老壳表哥呢!’”不知谁告了密,当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校长叫乐童趴在长条凳上,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狠狠地打了十下屁股,说:“你还敢目无尊长不!”就这样,乐童再也不进“表哥的学校”。

       重考,二伯父到是兑现了应承过的话。乐童居然又被录取。可二伯父竟不愿拿出大洋为乐童交学费,因为,此刻,解放军入川的消息已悄悄地在小镇传开。未来的一切,如大雾弥漫,看不清楚。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