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ng-yinting的博客

深深祝福博友(老梁头)

 
 
 

日志

 
 

牛皮菜里的地木耳 3)(散文)  

2016-09-18 14:53:4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皮菜里的地木耳 3)(散文)

      天亮这天,1949年12月14日,是全县解放日。

      乐童在镇公所门前看到,房顶上插着一面五星红旗。门楣上挂着区人民政府的木牌。

      不几天,乐童的父母带着小弟小妹,从外地回老家来了,乐童自然也随父母一同回到乡下,离开了二伯父镇上的家,乐童成了一个真正的农村娃。从前,只听父母说起过老家的样子,留给他的影像是极其模糊。此刻,12岁的他才真有认识一下老家的欲望。

      乐童的老家,一个方方正正的四合大院,院里住着三个姓氏人家,都是务农为本。院大门朝北开,门楣上方钉有两块并列的匾牌,字迹已模糊不清,连父亲也说不明是哪个朝代颁发的,只知道那是本家老祖宗考取的举人、进士的皇匾,脸上没露一丝荣耀表情,丢下一句,等他在县城找到工作,会叫你和小弟小妹去城里读书。

      留守老家,经营着九亩六田地的,竟是老小三代。进入古稀的奶奶,多年守寡的大伯母,都是裹脚的小女人和不到十岁乐童的大妹,她们只能请长工、短工播种收获,菜地里的活,也只有大伯母扭着小脚去整理。如今父亲一家五口,相继回来的幺叔,一下增至九口。这年,春节之后,便闹饥荒。大米早已不见踪影,连顶半年粮的红苕也快露窖底了,眼巴巴望着冬小麦,却迟迟不抽穗。

      春雨初霁,乐童起了过大早戴了顶草帽以避树林滴落的水珠,拎上盛狗屎的撮箕与头天约好同院的大娃子,去捡狗屎。他俩一前一后走过地埂,在豌豆土里行间搜索,各自都有收获,然后爬到坡上草丛,大娃子用狗屎夹在前面打着露水往前走着,突然,他发现一大片地木耳,乐童还是第一次见它,蹲下来仔细一看,长相和树上木耳差不多,不那么黑。“能吃吗?”乐童问。“能。”“那我们捡些回家吧!”两人都放下狗屎撮箕,摘下草帽。乐童只顾往草帽里扔。“那边的莫捡!”大娃子指着一旁的“地木耳”说,“那是‘狗尿苔’!不能要。”乐童不信,仍捡,果真,手一捏,茸了,黏糊糊的。不一会儿,草帽已满,大娃子说:“到水田边,先把地木耳的泥沙洗一遍,拿回家再清洗干净。”

      大伯母从菜地剥回一菜篮子牛皮菜,合着老南瓜煮出一大锅,虽不见一颗米粒,但,一家人也饱餐了一顿美味。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