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ng-yinting的博客

深深祝福博友(老梁头)

 
 
 

日志

 
 

牛皮菜里的地木耳 15)(散文)  

2016-10-13 16:06: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皮菜里的地木耳 15)(散文)

       寒假快结束了,乐童的父亲在乡下实难筹够学费。大姑那里不好再去求助,她又将添小弟弟,况且,三奶奶也快生“小老辈子”,都要靠姑父资助。父亲说:“找四叔吧!春种后我再进城找工作。把裤带勒紧,坚持最后一年。”

       乐童知道父亲找一份工作的艰难,被解雇后又多出这顶“帽子”。如果在乡下单单靠农业那点收益,要供一个中学生的生活费,那是相当困难的。找四叔吧,作为兄长的他,又不好张嘴。他们同是从抗战后回到家的兵,竟有不同的命运。让儿子去求,当叔叔的总会伸一把手拉一拉,何况他曾得到过叔叔的主动帮助。四叔仍在小学教书,这二年也添了堂弟,大堂妹该上小学了,也就多了负担。但,四叔还是答应给乐童交清学费和头一月的伙食费。

       乐童报到那天,原有的三个班却合成了两个班。学校把 3班 的同学,分编到1、2两班中。从名单看,有的留了级;有结了婚的大同学自动退了学;有因家中缺少劳力而辍学;还有个别的大同学提前参加了革命工作。人数减少,发放助学金的金额以及申请人数的比例也相应减少了,而申请人的资格变成了以贫雇农出身的子女为主。乐童当然没指望。

       一个月后,班妈妈了解到,乐童的父亲找工作仍没着落,乐童断炊了。于是,班妈妈又使出初一时的招数——抬高贫雇农子弟助学金的等级,让乐童“暗地享受助学金。”乐童告诉班妈妈:“我先去向舅父求援,或许能行。”

       乐童见舅母一脸不高兴,舅父解释道:“贤甥呀!你看舅父一大家人,你那个瞎子表妹,需要照顾,连你舅母的工作都没机会了,哪能供你上学。”无助的乐童在舅父面前已是泪流婆娑了。“给你——伍仟元。”舅父背开舅母,“下周就别来了,没钱上学就回家务农也一样。”乐童双手抖抖地接过钱,走了。乐童计划这钱用来维持10天的生活。他想,一天用伍佰元,早、中两顿饭,各买一碗红苕稀饭,晚上买半碗。一连几天,卖稀饭的老板娘发现乐童舔着嘴唇的模样,断定家里拿不出更多的钱了,娃娃在苦熬着。此后的日子,老板娘给乐童碗里多盛一些红苕,免费的泡菜也多加一点,有时还用油煎炒一下。乐童心明,不住地向她点头称谢!

       班妈妈从科任老师那里得知,乐童常在上课时间请假去厕所,找来乐童询问,她见乐童的圆脸不见了,也就明白了个八九不离十。她旋即召集班干部商量,从搭伙六桌的同学那里,每桌轮流分出一份菜给乐童。她又帮乐童交了一月伙食费,付给只有三餐稀饭的食堂。班妈妈也是使出洪荒之力了,毕竟她的老娘还在她身边。

       乐童回到家,向父母说及,听的母亲稀里哗啦的眼泪直淌。母亲说:“要记住老师和同学的好!”父亲十分自责他的无能,但也无奈。中医大爷知道后,又鼓励乐童一番:“饿其体肤,冻其筋骨,坚持下去,定能学业有成。”

       初三的第一学期,乐童的成绩仍保持在班级的前三名。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