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ng-yinting的博客

深深祝福博友(老梁头)

 
 
 

日志

 
 

牛皮菜里的地木耳 12)(散文)  

2016-10-09 14:29:1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皮菜里的地木耳 12)(散文)

       “不合适”,乐童终于明白了。土改进入复查阶段,他家的阶级成分已“升级”,被划为地主。

       乐童弄不明白的是,16 口人的一大家,土地不到十亩,划也不过是小土地出租。后来,听叔伯们的抱怨才知道,母亲出嫁时,娘家有一份陪嫁土地,不足十亩,可是全部出租了。母亲跟随父亲离开家乡,由舅父代收。乐童也记得父辈们解放前已是独立在外各自营生,谁都没指望这份租金所得。这一来,弟兄妯娌之间,此刻,都将矛头指向了乐童的母亲。

       舅父是位无党派人士,解放前在外经营棉纱生意。县城解放时,他和县长(远亲关系)一同迎接解放军;土改时,又主动把土地交还农民,成了开明绅士,进了县政协,又被抽调到县土改工作团。舅父给长辈们的解释说,虽然他代收过几年租子,而土地的契约是母亲的名字。

       按成分的划分,有地租、又不专事农业生产的,也当以地主成分对待。于是,乐童便是属于地主子女。在班里,他感到同学们对他渐渐疏远起来,甚至有用歧视的眼光看他,不久,少先队干部、班里的学习委员的头衔也没了。

       班主任注意到了乐童的情绪低落,变得不爱说话,课堂上也不如之前那样主动回答老师的问题,她及时地给乐童做工作。“一个人的出身由不得自己,道路是可以选择的。”要他不必背出身不好的包袱,要在思想上、行动上,与地主家庭划清界限,跟党走,积极靠拢团组织,为新中国建设而努力学习,前途依旧是一片光明。

       班主任这番话,是她周末晚会上,教乐童跳交谊舞时说的。可乐童此刻竟连续踩她两次脚。“背时娃娃!又不是操正步,脚抬那么高干啥?!”对少年乐童来说,那包袱说放就能放,哪有那么轻而易举的事。踩脚,不正是那“包袱”砸上去的呀!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