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ng-yinting的博客

深深祝福博友(老梁头)

 
 
 

日志

 
 

栀子花开的时候(散文)  

2017-06-06 12:53: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栀子花
谢谢网络图!
栀子花开的时候(散文)
梁恩锡

        端午节前,侄女洪儿从县城买回一盆新移栽的栀子花,那绿绿的繁茂的枝叶尖上,已有大大小小绿色花苞。栀子花本来需要阳光,就因刚移植,还得在阴凉处呆上几天。
        端午节头两天,我突然闻到一股清幽的香味,栀子花竟然开出雪白雪白的一朵花。此时,洪儿紧邻家的那一棵黄葛兰树的枝头上,也准备着含苞竞放了。
        我就在栀子花开时,离开我的侄儿侄女、侄女婿回我第二故乡白银了。时光流逝真快,不知不觉,我回乡已过半年。近邻们都说我脸上长肉了。于是,我自拍了一张,发给我的老同事和博友,他们也都这么说。
        是哦,栀子花移植后要伺候得当,叶不黄,枝不干,嫩绿的新芽出来时,她就算活了。我胖了,多亏“小小伙食团”里主妇们饭菜、纯纯的、真真的绿色食品,吃不胖那才叫怪!
        “去称一称,明年回来若是少了斤两,你得用人民币的分量来补足。“友邻们这样对我说。“没问题,硬币压秤。”真是风趣对风趣——他们的期望,就是给我送行的最好祝福。我带着侄女儿的栀子花香,随同大外甥陈波的“越野”进了他省城的家。

        博友大海的歌和我有约,(她是我忘年交之一,我称她海妹,她叫我大哥——没错,我痴长她的亲大哥五岁。)在我返回白银时见上一面。她为我《捡回记忆的童年》词作,插上了音乐翅膀,发在去年《词坛·冰城号》2016·8期音刊上,我特从白银带来给她——她的刊物常常收不到。
        她原说相会这天,老年大学没课,可以美美地叙谈一番,不巧,校方要把端午节那天的课要在这天补上。
        下课后,已近中午。大海的歌即离校,乘公交,换地铁,赶来与我相会。她发短信,要我们先吃午饭,不用等她。我大外甥是个实在人,和我便在家先用了。大外甥原本打算接到她后再去饭馆共进午餐。这会儿,大海的歌却还饿着,真让我过意不去。
        “吃碗面条就行了。”大海在车上说。大外甥把车开到一家露天茶园兼卖面食的地方,我们就座在树荫下。实诚的大外甥真就照她的话,买了一碗炸酱面、一杯杭菊,我一杯茉莉,他自己一杯绿茶。海妹忙起身,拉开她的挎包抢着买单,我赶紧拦住她。“哪能让客人付账呀!”大外甥说。
        海妹边吃边和我说话。从结为博友到相见,足足有七年了啊!和七年的博友在彼此的文字、进行着真诚地交流,把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再到以兄妹相称。哦,七年,七年像风一样吹走了。风是谁?大海的歌是谁?三个小时的小会,我真真切切地认识了她,有着如风的人生历练:舒缓的童年、平凡的少女、激越的青春、成熟的高昂。大海的歌——一首人生四季歌。
        哦,栀子花开的时候,我心里在听着阿宝唱“花开的时候,你就来看我……”遗憾的是,这花香没有好多时光。兄妹只好带着栀子花香,作别在地铁站口。
我见到了梁恩锡大哥 - 大海的歌 - 大 海 的 歌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